试问观止否

尚未有才,却已尽涸,愚人稍怯懦。
词无观止,文无向背

偶也怪谈之古杉憩蝶


东伏平阳郡,谓之风流处,多名士居者,常坐而论道手谈长啸。名士多奇人怪才,或大饮三百而下赋,或袒胸击鼓吟山风。行之放荡,容之玉树。
有雅人,爱杉树,尤好百年老杉,郁郁葱葱,古朴雅致。故而迁幽杉密林之古杉,至赏杉小院。
殊不知,此杉树久而成精,亦有神灵。杉精独居幽山,往来者皆为无智之物,甚孤苦,常自摆弈局。此经忽入人间,杉精兴勃甚矣。虽苦于不得离体,仍盼之有人对弈。
是日,雅人独斟小酒许几,日光催熏,顺乎眠于杉荫。四处寂静,唯虫鸣唧唧。倏而,奇风突起,杉叶竞落,一青烟于杉冠而降,徐徐裹雅人周遭。须臾汇聚,一黄蝶自雅人身周凭空而起,随青烟而引入冠郁。
黄蝶入冠中,化作雅人,神识渐清,稍愣方醒。入眼处,别有洞天地,浓荫悠庇,地履绿莹,入口清气,酣畅淋漓,似是神仙居。入洞府数十步,只见一青衣玉人,眉心温润,正执棋难定。回顾视雅人,曰:“愚弟候兄久矣,此局难破,兄可一试否?”
雅人前视珍局,提子而落,青衣玉人紧落后手。二人遂耽迷其中,不知时月。
忽局定雅人作败,雅人长叹,未及时言,青衣玉人忙道:“今日时限已至,兄下次邀吧。”
言毕,雅人忽而失神,恍醒顾视,仍处古杉荫下,大醉方醒而已。
雅人欣然起身,傲视古杉噙笑道:“为兄且候再弈!哈哈哈!”长笑而去。

PS:之前写过脑洞故事,这次用不怎么严谨的古文完整展开写。其实我的理智告诉我这个古杉精其实是名士的一个梦,但我的感性却很任性地认为真的存在那么一个古杉精,他足以让倨傲的名士甘拜下风,也恰好如名士喜爱的古杉那般温润而雅玉树临风。
我写的真的不是BL啊…只不过恰好都是男的罢了……

评论 ( 2 )
热度 ( 7 )
 

© 试问观止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