试问观止否

尚未有才,却已尽涸,愚人稍怯懦。
词无观止,文无向背

雨打芭蕉

窝在老屋檐上的飞燕看着路过的岭南姑娘,姑娘撑着伞,木屐哒哒地在青石板上奏着清脆的音乐,渐行渐远。
飞燕打了个旋儿,落在檐下化成一个绿衣小姑娘,双足轻踮脚下多出一双油木的木屐,左手轻扬一把油纸伞凭空撑起,又落在飞燕手中。飞燕开心地扬着伞踏入巷子中,激起一朵朵碎碎的水花,打湿了轻柔的衣角。
飞燕旋转在巷子中,手中的伞也在旋转着,木屐伴着水花谱成一曲欢快的旋律。突然飞燕听到了一个更好听更清脆的声音,滴答滴答,比木屐敲打青石板的声音更温柔,比水花扬起的声音更深沉。
飞燕寻着声音走进了一家大宅中,宅中的庭院里摆放了几颗芭蕉,绿油油地伸展着,而那优美的音律就从那硕大的芭蕉叶上跃动着。
飞燕寻到了!她很开心~轻足一点跃上了芭蕉叶,在叶子上轻盈地舞动,前额的留发湿漉漉地粘在她的额上,清爽的笑容如同刚被滋润的青色天空一般美好。
“你是谁!”
突然一个少年的声音从廊上传来,飞燕急忙跳下芭蕉叶,看了眼那满眼诧异却清朗的少年,将伞收起,抿嘴笑了笑,掸了掸伞上积的水,再将伞别再胳肢窝下,又斜眼瞧了那少年一眼,似是示威一般一摇一摇地走出庭院。


(PS:想试着写一个通篇没有写雨却到处都有雨的“雨打芭蕉”,虽然没有达到我想要的效果,但第一步是成功了,以后好好润色吧~如果我哪天勤快了~最后飞燕俏皮地示威的样子,其实不过是掩饰自己乱跑进别人家的害羞罢了!不知道这个少年和飞燕可不可以有故事啊~)

评论 ( 3 )
热度 ( 1 )
 

© 试问观止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