试问观止否

尚未有才,却已尽涸,愚人稍怯懦。
词无观止,文无向背

二杀完琅琊榜
最希望能看到的画面,就是蔺晨所说的带着梅长苏和飞流一起走走停停地到琅琊山。

一辆古朴的马车,车上挂着帷帘,帘角挂着流苏,随着马车的颠簸摇晃着,打碎了梅长苏视线中晴好的云空。
蔺晨斜靠在马车前,手中挥着就地捡的柳条枝,有一下没一下的驱着马,从鼻腔中哼出不成调的曲子,耷拉在车横上的腿一晃一晃。
“飞流,给你蔺哥哥一个。”
“……”
“飞流~”
“……”
“飞流!你个小没良心的!快点!”
“……哼!”
从马车顶上扔下一个小橘子,蔺晨反手一接,轻轻一掰,蹦出鲜甜的橘汁,飘出香味,留在悠长悠长的野道上。
梅长苏收回视线,手中的书卷才翻了两页,停在这处——
“天下之物,莫柔弱于水,然而大不可极,深不可测,修极于无穷,远沦于无涯,息耗减益,通于不訾。上天则为雨露,下地则为润泽;万物弗得不生,百事不得不成。”


最怕劝服不了自己他还活着。

评论 ( 3 )
 

© 试问观止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