试问观止否

尚未有才,却已尽涸,愚人稍怯懦。
词无观止,文无向背

十一点十分,被应酬拖住脚的爸爸赶到了太爷爷的床前,十一点半太爷爷去世。
从七点在太爷爷身边守着的时候,我就在想,为什么中国不可以安乐死。
四天前太爷爷晕倒了,不是生病不是意外,只是年龄到了,人老了。
这四天,太爷爷张着嘴艰难的呼吸着,鼻腔因为太干燥流了血,不进水不进食,一天一个样得瘦下去。能感觉到活着很难受。堂爷偶尔去摸一摸脉搏看有没有微弱,姨爷拿着扇子,守在床头,偶尔摸一摸头看有没有发烧。
得到消息的小辈们挤在一起,都说太爷爷这辈子够了,这把年纪了,是好事。长辈们司空见惯了得等着。
这等,是一种煎熬。
要忍下心不去喂口水,要忍下心不去擦一擦嘴。他们都说没意义了,还是早点去的好。
看着太爷爷躺在那,突然想到十几年前爷爷去世的时候,太爷爷跪在爷爷旁边摸他的脸。最厉害的爷爷是被胃癌击倒的。医疗拯救不了,熬着就是痛苦,爷爷坚强了一辈子,最后吃了安眠药……
小的时候不懂事,幻想着自己最好的结局就是老死,那画面最好是一个安静的午后,躺在摇椅中,闭上眼睛没有痛苦的死去。后来长大了,开始亲眼看见死亡了,却真正的对死亡产生了畏惧。
不是怕消失了
而是怕消失得那么痛苦。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 )
 

© 试问观止否 | Powered by LOFTER